中国宝宝太依赖奶粉,将付深远代价!(柳叶刀权威发布)

关于母乳和配方奶喂养,国际顶尖医学期刊《柳叶刀》在今年1月发布了一篇最新的论文,Medsci梅斯网站摘要编译了出来。这篇文章有一定权威性,我们口袋育儿™就从Medsci梅斯网站转过来了。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可以直接访问Medsci梅斯网站


《中国宝宝太依赖奶粉,将付深远代价!》

顶尖医学期刊《柳叶刀》(The Lancet)刊登的最新研究指出,2014年全球售出的婴儿配方奶粉当中,四成由中国购买,其市场总值177.8亿美元。研究人员认为,到2019年,中国市场的需求将增加超过一倍,届时全球配方奶粉销量估计将达到706亿美元,而中国将占逾半。

这项研究意在分析全球母乳喂养的水平、趋势和好处,是迄今最大规模也最详尽的同类分析。研究人员强调,配方奶粉无法取代母乳。喝奶粉长大的婴儿长大后,不及母乳喂养的孩子健康聪明。

研究人员计算出,若中国6个月以下婴儿的母乳喂养率提高至9成,每年为儿童一般疾病(如肺炎、腹泻、哮喘)所付出的治疗开支将至少减少2.236亿美元。


(中国曾经举办活动,推广在职母亲以母乳喂养孩子。活动期间,一列地下铁内有母亲以母乳喂养孩子。图片来源:法新社)

综观全球,他们表示如果绝大多数婴幼儿均由母乳喂养,每年儿童夭折人数将减少82.3万,乳癌死亡人数也将减少2万,减省开支合共3千亿美元──这笔数额正是全球为饮用配方奶粉儿童的认知能力下降问题所付出的开支。

巴西佩洛塔斯联邦大学(Federal University of Pelotas)教授西萨•维多拉(Cesar Victora)是该研究的主要作者。他说,一般人有所误解,以为由人造产品取代母乳并无坏处。但相关学界部份最顶尖的专家研究所得的证据确切无误地显示,放弃母乳喂养对孩子的健康、营养吸收和发展都有长远重大的影响,对母亲的健康也一样


(巴西佩洛塔斯联邦大学(Federal University of Pelotas)教授西萨•维多拉(Cesar Victora)

该研究于上周发表,由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及惠康信托(Wellcome Trust)出资进行。

根据国家卫生计生委的数据,2014年在中国,按照世卫建议在孩子出生后6个月内仅以母乳喂养的城区妇女,比例不到16%。乡村比例较高,约为3成,但城乡地区的母乳喂养率都持续下降。

根据香港卫生署对2012年出生婴儿的调查,只有2.3%的香港母亲在孩子出生后6个月内仅以母乳喂养。

研究指出,整体而言,在中低收入国家,6个月或以下婴儿全面接受母乳喂养的比例为三分之一,而高收入国家12个月或以下婴儿由母乳喂养的比例仅为两成。

维多拉及同僚分析了28个系统性回顾及统合分析的数据──当中22个特别为《柳叶刀》的报告而委托进行。该分析显示,母乳喂养不但对母子健康有许多好处,也有助延长寿命。

例如,在高收入国家,母乳喂养可减少婴儿夭折风险逾三分之一,而在中低收入国家,母乳喂养可以减少约半腹泻个案及三分之一的呼吸道感染病例。此外,母乳喂养还有助提高智力,也可能避免孩子日后患上肥胖症及糖尿病。对母亲来说,母乳喂养的时间愈长,患上乳癌及子宫颈癌的机率就愈低。

该报告提出,有一些方法可以大大提高母乳喂养率及时间。

例如在巴西,妇女以母乳喂养婴儿的平均时间,从1974至75年间的2个半月(属中低收入国家之中平均时间最低之列)大幅延长至2006至2007年的14个月,这有赖于政府推出相关政策及卫生服务、公民社会的建立,以及媒体大肆宣传。

研究报告的作者对比了巴西和中国的情况;这两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情况相似,但母乳喂养趋势却大不相同。研究人员称,由于中国人口庞大、母婴院众多(约60万家),因此在中国推广母乳喂养,面对独特的挑战。


(中国一名消费者在超市选购婴儿配方奶粉。 《柳叶刀》的研究估计,到2019年,全球配方奶粉销量估计将达到706亿美元,而中国将占逾半。图片来源:法新社)

研究人员指出,虽然中国在1995年实施《国际母乳代用品销售守则》,但未有配合新的销售手法更新守则,而且实施和执法不力,有时守则甚至受到无视。 2012年的独立监察结果显示,约4成新妈妈都表示收至少一种免费的配方奶粉样本。其中,6成人表示样本由配方奶粉公司职员提供,37%人则表示样本是卫生人员送的。

报告称,虽然卫生部积极推行爱婴医院活动,但国内有多少家医院得到认证,并无公开资料可寻,因为对于活动实施情况的监察和报告,并没有中央化的过程。另外,政府部门每年只能评估几家医院,而认证几乎完全基于自我评估。另一方面,产假只有14周,而2010年在接受调查的中高收入国家当中,中国女性的劳动参与是最高的(67%,而巴西为60%)。

研究人员认为,政府的计划欠缺良好协调,公民社会也未有积极参与,对孕产妇的保障也少于巴西,加上企业在不经规管的情况下大力推销母乳替代品,也许都是中国母乳喂养率下跌的原因。

去年4月,中国宣布正考虑禁止婴儿配方奶粉广告,以期改变国内令人忧虑的母乳喂养数据。世卫孕产妇、新生儿、儿童和青少年卫生部门的奈吉尔•罗林斯(Nigel Rollins)是《柳叶刀》报告的作者之一。他指出,《国际母乳代用品销售守则》于1981年由第34届世界卫生大会采纳,其能否成功实施,取决于各国实施法例的情况,以及监察和执法是否得力。

他表示,母乳喂养新生儿原本是最好的选择,但市值数十亿元的母乳替代品行业所采用的营销手法,导致母乳喂养未能成为主导趋势。


(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首席执行官苏•德斯蒙德-黑尔曼)

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首席执行官苏•德斯蒙德-黑尔曼(Sue Desmond-Hellmann)表示,报告所列出的证据十分明确,母乳对婴儿存活及发展都有重大的帮助。母乳有助孩子健康成长,让社会趋向繁荣。她指出,该报告启发各界行动,以更大的政治决心和更多投资,让全球各地的孩子都能健康成长,而这一切应从母乳喂养开始。

研究称喝母乳宝宝长大后智商较高

《柳叶刀-全球健康》在2015年3月18日刊登的研究报告显示,喝母乳的人长大后智商较高,收入也较高。研究对象是3500名新生儿,追踪时间超过30年。

这份研究成果更关键性地强调,母亲的社会经济地位似乎几乎对研究结果没有影响。

研究主笔、巴西贝罗塔斯联邦大学(Federal University of Pelotas)学者霍塔(Bernardo Lessa Horta)说:“哺乳喂养母乳对儿童大脑发育和智商的影响受到充分肯定。”

先前研究较不清楚的地方在于,喝母乳的正面影响是否能持续到成年之后,以及母亲的社会经济地位或教育程度是否比决定哺喂母乳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霍塔说:“我们的研究首次证实,持续喂母乳不仅会增加智商直到至少30岁,同时通过提升教育程度与收入能力,而影响到一个人的社会地位。”

霍塔表示,这份研究独特之处在于,喂母乳并非只盛行在高学历与高收入的女性族群间,而是在各社会阶层间平均分布。

研究对象是1982年在巴西贝罗塔斯(Pelotas)出生的3493名儿童,在受试者平均30岁时比较他们的智力测验成绩、教育程度和薪资。

研究发现,和喝母乳不到1个月的孩子相比,喝母乳至少1年的孩子,在30岁时平均智商多出4分,多受0.9年的教育,每个月薪水平均多出104美元。

霍塔表示,母乳对智力的好处可能在于母乳中所含的长链不饱和脂肪酸(DHA),对于大脑发育相当重要。

原始出处:

Cesar G Victora,et al.Breastfeeding in the 21st century: epidemiology, mechanisms, and lifelong effect.The lancet,Vol. 387No. 10017p475–490

Victora CG, Horta BL, Loret de Mola C, Quevedo L, Pinheiro RT, Gigante DP, Gonçalves H, Barros FC.Association between breastfeeding and intelligence, educational attainment, and income at 30 years of age: a prospective birth cohort study from Brazil. Lancet Glob Health. 2015 Apr;3(4):e199-205


转载说明:本文来源于梅斯医学网站(www.medsci.cn),梅斯医学(MedSci)愿景是致力于医疗质量的改进,为临床实践提供智慧、精准的决策支持,让医生与患者受益。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可以直接访问Medsci梅斯网站

阅读原文 阅读 143282016-0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