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傻傻的做“眼保健操”了!中国宝宝近视的真相在这里!

作者:眼科小超人老梁


儿童近视问题是很多宝妈关心的问题。但网上这方面的知识,很多是错误的!一段时间来,口袋育儿(微信:koudaiyuer)为了纠正“护眼”方面的错误认识,曾发表过好几篇科学护眼的文章。而今天转载@眼科小超人老梁(微信:superman-eye)文章,算是对这个话题进行一个总结。让大家更加清楚的认识儿童近视的现况和预防措施,更好的保护自己宝贝。


在我们国家的机场、地铁、市区、学校、医院,回顾四周的人群,是不是一半以上都在戴眼镜?如果有一种传染病爆发,累及90%人群,您会不会恐慌?这篇文章会提醒您,近视是我们亚裔人群的基因病,不被重视,每年却静悄悄地花掉大笔钱,也在静悄悄地损害一部分人的眼睛。但是别灰心,近视是可以预防的,更可以避免度数加深,但需要从娃娃抓起!


这是一份科学、客观的中国儿童近视调查和预防控制报告。请家长们仔细阅读,因为全家人努力,会改变孩子一生。


1

近视是亚裔人群的流行病


近视在亚洲人群很流行。亚裔人群的近视发病早,儿童时期就开始近视。随着年龄增加,近视率也增长。我国儿童的近视率分别是3岁3%、4岁1.7%-4.2%、5岁2.5%-4.7%、6岁12.2%17岁近视率84.6 %

600度以上的近视属于高度近视,它的数量也在增长。我国10岁儿童的高度近视率0.7 %,17岁高度近视率13.9%

亚裔如此高的近视患病率与基因有关。即使移民海外,亚裔儿童也比欧洲裔儿童更容易近视

2016年5月发表的最新研究,科学家们发现10个基因与儿童近视有关:有的基因导致儿童在7.5岁近视,但今后度数稳定(CHRNG、CACNA1D、LAMA2、CYP26A1和BMP4);

还有基因导致儿童在7.5岁近视且不断增长(PRSS56、KCNQ5、 TOX、ZIC2和SHISA6)。需要特别注意的是,这些近视基因对亚洲儿童的影响力比欧洲儿童要大两倍


2
近视不只是外表负担,更是经济负担


良好的个人形象很重要,不近视的眼睛和整齐洁白的牙齿是我们的第一名片。近视的朋友都深有感触,戴眼镜会降低生活质量:经常找不着眼镜;运动不方便,框架折断容易扎到眼睛;冬季镜片有雾气;夏季要购买有度数的太阳镜;戴眼镜影响视觉质量,反应速度慢,选择职业受限制。

由于近视不疼不痒,很多人不把它放在心上。事实上,近视有很多棘手和昂贵的并发症:

近视会增加眼睛散光度数,我国4-18岁儿童36.3 %有75度以上散光,需要戴镜矫正散光。而且,散光会影响我们的立体视觉和夜间视力。


无论是300度以下近视,还是300度以上近视,都面临着开角型青光眼的风险。开角型青光眼是一种致盲性眼病,类似高血压一样的慢性病。患者需要每天用药,规律看医生,负担长期医疗费用。


1/5的近视人群属于病理性高度近视,一半的高度近视人群存在不可逆的视力下降,例如夜间视力差、视野缺损等。


戴框架眼镜,每两年需要更换框架。戴隐形眼镜的开销,日积月累也惊人。如果想做近视矫正手术,最便宜的激光手术1万多,ICL植入3万多。


近视的并发症也很昂贵:如果发生视网膜脱离,需要手术,单次费用1万多;另一种并发症是脉络膜新生血管,需要注射抗新生血管的药物,平均6周注射一次,每支4500-1万。



看到这里,您是不是感到吃惊?沉默的近视,格外的昂贵。我们需要明白:近视是不可逆的。医生们只能帮您矫正近视、应对它的并发症,却不能治愈近视。

因此,已经近视的家长们,不能看着孩子早早就近视,更不能放任近视度数每年增长!我们要科学预防儿童近视的发生,更要科学控制儿童近视的进展。

3
孩子近视有预警信号!


1远视储备不足


随着年龄增长,儿童的远视度数逐渐减少,这是眼睛屈光发育的正常规律。5-6岁儿童应该是不近视的,远视100度左右的。我国广州5-6岁儿童远视率20%,平均远视度数122度

远视储备是预测儿童近视的重要因素,远视度数低的儿童更容易发生近视。例如,远视度数低于75度,父母都近视的一年级小学生,到八年级时,近视风险非常高(OR 9.70)

2眼轴比同龄儿童长


像身高一样,儿童的眼轴也随着年龄增长而变长,与身高和体重正相关。在城市居住、父母近视、室内读写时间多、户外活动时间少的孩子,眼轴更长

但是,相比正视眼的同龄孩子,7-14岁近视儿童的眼轴更长。而且近视儿童的眼轴生长速度明显更快!在6-15岁[10],正视眼儿童的眼轴每年只增长0.12毫米,而近视儿童的眼轴每年增长0.26毫米,几乎是两倍的速度!

因此,监测眼轴变化是反映儿童眼球屈光发育的重要指标,也是提示儿童近视早发生的预警信号

3女孩和城市居住的孩子们更容易近视


中国女孩的近视率比同龄男孩更高[2,8],在城市居住的孩子们近视率也高。所以城市居住的家长们每年都要带孩子查视力、验光检查、测量眼轴长度,监控眼睛的屈光发育,特别是女孩。


4
预防近视,6岁前就要行动!


Meta分析已经证实户外活动对儿童眼睛有保护作用,可以预防儿童近视[11]。在我国广州,科学家们进行了一项非常有意义的近视干预试验,给952名一年级小学生每天增加一堂40分钟的户外活动课。3年以后,孩子们的近视发病率显著降低[12]。40分钟的力量多么巨大!

预防儿童近视,户外活动是最简单、最经济的办法!为什么呢?因为阳光足够亮,可以促进眼睛视网膜的神经细胞分泌多巴胺。多巴胺是一种让人快乐的物质,快乐的眼睛才会不近视

阳光对儿童眼睛的影响巨大,甚至超过近距离用眼和父母基因!悉尼青少年血管和眼睛研究(SAVES)发现导致12岁儿童近视的关键因素是户外活动时间,而不是近距离用眼多和父母近视[14]

也就是说,即使父母都近视、写作业和玩电脑时间长,只要孩子确保每天2小时以上的户外活动,也可以预防近视的早发生。

注意,户外活动的保护作用只对尚未近视的儿童眼睛有效因为户外活动多的正视眼孩子,眼轴生长更慢,但对于近视眼儿童来说,户外活动就失去了抑制眼轴增长的保护作用[13]

我国儿童从6岁开始近视率超过10%,因为上学后,中国孩子们大部分时间都坐在教室里;而放学后,城市缺乏户外活动场地,孩子们一直待在家里,这导致每天的户外活动骤减。

因此,中国家长们要在6岁前就抓紧孩子的户外活动时间,推迟或者避免近视的发生。

5
科学抑制近视


北京的小学生每年近视增长63度,初高中生每年近视增长26度[15]。是什么推动孩子们的近视不断进展呢?

研究发现,既不是近距离用眼多[14-15],跟写家庭作业、玩游戏、用电脑也没有关系[14];也不是户外活动时间少[15];更不是眼镜度数不够[16],因为即使充分矫正近视也不能阻止近视进展[16]

我们只能用孩子的基因来解释,可能近视基因一旦启动,在18岁之前,脚步通常不会停止。例如,中国儿童在14岁时的近视度数会接近于父母;到18岁时,孩子们的近视度数会比父母加深100度[17]


很多治疗都宣称预防和控制儿童近视。事实上,临床试验已经证实眼保健操既不能预防近视,也不能减缓近视的进展[18]

针灸也无法减缓儿童近视的进展,孩子们的疼痛却很明显[19]。网络经常出现《民间食疗偏方防治近视眼》、《XX天摘掉眼镜》、《恢复视力法(500度以下)》、《飞行员提高视力的办法》等虚假信息。

它们的鼻祖都是贝茨理论——通过转动和按摩眼球来放松睫状肌从而达到消除近视的目的。它是不科学的,贝茨理论一提出就被美国眼科学会和美国视光学会批评。

同样,我国隐形眼镜和屈光手术的开拓者——褚仁远教授也批评国内的“近视预防训练”,褚教授用科学严谨的论文证明“机械性的人为挤压、按摩眼球”无法消除儿童近视,“疗效的证实可信度较差”,“不应提倡”[20]

那么,抑制儿童近视,什么才是科学可靠的办法?客观可信的Meta分析[21]可以给我们回答,通过总结全球30个随机对照临床试验,与只戴眼镜相比,以下治疗可以抑制儿童近视的进展,而且更有效:

  • 阿托品滴眼液(眼轴减少0.15-0.21毫米)

  • 角膜塑形镜(眼轴减少0.15毫米)

  • 周边离焦调节隐形眼镜(眼轴减少0.11毫米)

  • 哌仑西平眼用凝胶(眼轴减少0.09毫米)

  • 渐进多焦点镜框眼镜的效果最小(眼轴减少0.04毫米)

6
最后总结


近视基因导致亚裔人群近视高发,我们需要明白:近视无法治愈,只能矫正由于近视在18岁前持续增长,因此,家长们应该做的是科学预防和控制儿童近视

在孩子6岁前,需要每天带孩子户外活动;如果孩子近视了,也不要病急乱投医(按摩仪、保健品、针灸、中医药都不管用),要选择科学、有效的近视控制治疗——阿托品滴眼液和角膜塑形镜。

我们要保持乐观心态。经过几代人的努力,中国人的近视患病率一定会下降,尤其是高度近视人群会大幅减少。全家人都需要努力!


参考文献:

1. Lai YH, et al. The visual status ofchildren ages 3 to 6 years in the vision screening program in Taiwan. J AAPOS.2009 Feb;13(1):58-62.

2. Wu JF, et al. Refractive error, visualacuity and causes of vision loss in children in Shandong, China. The ShandongChildren Eye Study. PLoS One. 2013 Dec 23;8(12):e82763.

3. Lan W, et al. Refractive errors in 3-6year-old Chinese children: a very low prevalence of myopia? PLoS One. 2013 Oct30;8(10):e78003.

4. French AN, et al. Risk factors forincident myopia in Australian schoolchildren: the Sydney adolescent vascularand eye study. Ophthalmology. 2013 Oct;120(10):2100-8.

5. Fan Q, et al. Childhood gene-environmentinteractions and age-dependent effects of genetic variants associated withrefractive error and myopia: The CREAM Consortium. Sci Rep. 2016 May13;6:25853.

6. Marcus MW, et al. Myopia as a riskfactor for open-angle glaucoma: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Ophthalmology. 2011 Oct;118(10):1989-1994.

7. Lisa Jones, et al. Relating first graderefractive error and parental history to eighth grade myopia. AAO annualmeeting 2007.

8. Zhang JY, et al. Analysis of myopia andaxial length changes and relevant factors of children aged 7 to 14 years inWenzhou. Zhonghua Yan Ke Za Zhi. 2016 Jul;52(7):514-9.

9. Lu TL, et al. Axial Length andAssociated Factors in Children: The Shandong Children Eye Study.Ophthalmologica. 2016;235(2):78-86.

10. Jones LA, et al. Comparison of ocularcomponent growth curves among refractive error groups in children. InvestOphthalmol Vis Sci. 2005 Jul;46(7):2317-27.

11. Sherwin JC, et al. The associationbetween time spent outdoors and myopia in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a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Ophthalmology. 2012 Oct;119(10):2141-51.

12. He M, et al. Effect of Time Spent Outdoorsat School on the Development of Myopia Among Children in China: A RandomizedClinical Trial. JAMA. 2015 Sep 15;314(11):1142-8.

13. French AN, et al. Risk factors forincident myopia in Australian schoolchildren: the Sydney adolescent vascularand eye study. Ophthalmology. 2013 Oct;120(10):2100-8.

14. Li SM, et al. Time Outdoors and MyopiaProgression Over 2 Years in Chinese Children: The Anyang Childhood Eye Study. InvestOphthalmol Vis Sci. 2015 Jul;56(8):4734-40.

15. Lin Z, et al. The influence of nearwork on myopic refractive change in urban students in Beijing: a three-yearfollow-up report. Graefes Arch Clin Exp Ophthalmol. 2016 Jul 26. ,

16. Li SY, et al. Effect of undercorrectionon myopia progression in 12-year-old children. Graefes Arch Clin ExpOphthalmol. 2015 Aug;253(8):1363-8.

17. Lin Z, et al. Generational differenceof refractive error and risk factors in the Handan Offspring Myopia Study.Invest Ophthalmol Vis Sci. 2014 Aug 5;55(9):5711-7.

18. Kang MT, et al. Chinese Eye Exercisesand Myopia Development in School Age Children: A Nested Case-control Study. SciRep. 2016 Jun 22;6:28531.

19. Wei ML, et al. Acupuncture for slowingthe progression of myopia in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Cochrane Database SystRev. 2011 Sep 7;(9):CD007842.

20. 石一宁, 褚仁远. 与《近视眼成因及防治进展》一书作者商榷 [J]. 中华眼科杂志,2015,51( 1 ): 11-14.

21. Huang J, et al. Efficacy Comparison of16 Interventions for Myopia Control in Children: A Network Meta-analysis.Ophthalmology. 2016 Apr;123(4):697-708.

阅读原文 阅读 35312016-10-10